关灯
护眼
字体:

428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不错!就是罪己!”李轩颔首道:“与其坐等天道降下惩罚,倒不如由贤弟先做出一番姿态,不管怎么说,道祖都是贤弟曾经的老爷,只要道祖能原谅贤弟,一切就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一阵沉默后,昊天突然深吸了一口气,大声宣布道:“既然要赢得老爷的原谅,那么就必须有足够的诚心此行,所以我决定去经历一世轮回之劫!”

    对于昊天的这个决定,瑶池自然不同意,开什么玩笑,天帝去转世,天庭怎么办?如果在凡间结下了因果,又该如何处理?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昊天心意已决,任凭瑶池如何哀求,他也没有动摇分毫,到了后来,还是李轩做出保证,会在昊天转世后,前去暗中守护一番,这才让瑶池勉强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事情完了后,李轩并没有在天庭久待,他在昊天跟瑶池的恭送下,飞身向着下界的洪荒东部赶去,在洪荒东部与北海的交界处,还有一件要紧事必须由他去处理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炎黄部落,一间古朴的静室内。

    “柏鉴元帅,不知你对陛下放走那些九黎部落族人有何感想?”一位身穿灰衣,精神矍铄的老者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柏鉴对着那位老者拱手道:“不瞒老丞相,我柏鉴乃一介武夫,只知服从命令,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,所以如果老丞相有事的话,还是直说的好!”

    那位老者吃了个软钉子,不禁暗道柏鉴滑头,想了想,他还是选择道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“不瞒柏元帅,老朽希望元帅能够带兵剿灭那些北迁的九黎族人!”老者死死盯着柏鉴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丞相,这恐怕不合适吧?”虽说柏鉴也对轩辕黄帝放走那些九黎族人也有些不满,但不管怎么说,命令就是命令,没有人皇谕旨,他是不会擅动的。

    “元帅真是糊涂,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陛下仁慈不假,但咱们这些做臣子的,又怎能眼睁睁看着隐患出现,而无所作为,如果让那些北迁的族人站稳脚跟,他们势必会在日后成为咱们部落的大敌。”

    “可没有人皇旨意,本帅也无法调兵。”柏鉴虽然仍旧没有同意,但言辞之中,却是已经有所松动。

    听柏鉴如此一说,老者立刻就意识到事有可为,所以连忙走上近前,对着柏鉴一阵悄悄耳语。

    果然,当老者说完后,柏鉴的表情立即变得决然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思量,柏鉴终于下定决心,要往北海走上一遭。

    李轩站在云端,细细打量着下方的炎黄部落。

    随着涿鹿之战结束,炎黄部落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,而人们的脸上也再次拥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不过李轩却笑不出来,虽说大战已经结束,但他能感觉到,女娲加诸于人族身上的功德余荫业已越来越稀薄,恐怕用不了多久,人族的德行就要渐渐败坏,各种苦难就要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在李轩原本的计划中,他此刻本应赶往北海的,但当日在地府推演时,他陡然发现,在九尊神鼎被布设成大阵的过程中,居然出现了罗睺的踪影。

    虽说此时的罗睺分身刚刚取代他的本体,实力很是虚弱,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,但李轩仍是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九尊神鼎非同小可,不管是镇压其下的不灭魔体,还是跟它们大有关联的人族气运,都容不得出现一点闪失,所以李轩临时改变计划,转而来到了炎黄部落。

    在李轩的推算中,罗睺这次的出手可谓是谨慎的不能再谨慎,也许因为早就意识到他的行踪瞒不住有心人,所以他并没有大张旗鼓行事,而是变成一位游方道士,借着占卜之名,将一枚玉简赠给了那位负责督造乾坤九鼎大阵之人,在那之后就飘然而去,再也没有现过踪迹。

    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那位负责督造之人不但毁掉了罗睺所留玉简,更是如往常一样,没有丝毫异样,这让李轩大感头疼的同时,也让他随之意识到,罗睺此次怕是所谋非小。

    无奈,李轩只好在前往天庭化解纠纷的同时,亦紧紧盯住那位督造之人,毕竟人族寿元有限,只要他想谋划此事,那么迟早会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不久前,那位负责督造之人终于有异动,不过接下来的事,却是让李轩大为震惊,因为有关那人的一切居然变得天机蒙蔽,再也无法推算监控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李轩才会火急火燎离开天庭,亲自赶到这里一探究竟,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究还是让他发现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座高墙大院的静室内。

    刚刚秘会过柏鉴的那位老者,此刻坐在静室的首位上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位老者却是不简单,他姓姒名阳,乃是炎黄部落的丞相,与柏鉴一文一武,同为轩辕黄帝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随着静室的木门被推开,一位身穿白衣,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,稳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回禀父亲,柏鉴元帅已经出发了!”男子将木门关紧后,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姒阳有些浑浊的双目中精光一闪,冲着旁边一指道:“祖儿,你也坐吧!”

    当那位青年依言坐下后,姒阳不禁细细打量起自己这位独子。

    想他姒阳虽已贵极人臣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但子嗣不旺这件事却一直困扰着他,现如今,他的膝下也只有一子一女,所以他对这双儿女格外宠爱,感情自然也无比深厚。

    但就在不久前,姒阳的这位儿子却是跟他生出了嫌隙,不过他也清楚,这种情形怨不得儿子,所以在撑过最为紧要的一阵日子后,他终于下定决心,要将这桩嫌隙彻底解开,毕竟这个家早晚属于他儿子,而那件事想要谋算成功,亦离不开他儿子的配合。

    “祖儿,你可是还在怨恨为父?”姒阳慈声问道

    “孩儿不敢!”姒祖低着头,闷声闷气答道,言辞中的不瞒已经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实际上,姒祖此刻的心中充满了矛盾,他真的不明白,父亲为何要那么做。

 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