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030章 第九十九碗汤 彼岸(二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九十九碗汤彼岸(二)

    婢女们得了祁缚明的嘱咐, 并没有叫起清欢,而是任由她睡到了自然醒。青王府没有那么多规矩, 就算是有在她身上也不适用。清欢一觉睡到日上三竿,清醒过后才算是真正洗去一路风尘疲惫,整个人都变得精神奕奕起来。婢女伺候着她换上新衣, 因着要去拜访长辈,清欢特意穿了鲜亮的红色,她的容貌继承了父母的优点, 但随着年岁渐长, 眉目间竟隐隐有了“唐清欢”的影子。母亲本是性子冷淡一视同仁之人,也对她疼爱纵容到了极点, 比起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祁缚明今日休沐, 陪着妹妹一同先去往外祖家。外公是当朝大学士贺励,名扬天下满门桃李的大儒,已过耳顺之年,但仍旧耳聪目明, 对这个小外孙女是“百闻难得一见”,他岁数虽大, 身子骨却康健, 如今在朝中只是挂名, 因此经常去南地同女儿女婿小住,清欢小时候就是他握着小手一笔一画教着写字读书,感情十分深厚。

    不过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有一年多了,贺励见到外孙女, 心中十分高兴,已经满是皱纹的大手摸了摸清欢的小脸,牵着她进了屋,叮嘱祁缚明道:“欢哥儿,宝儿今日就不回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祁缚明乳名叫做欢哥儿,也是为了纪念清欢,缚明其实是外祖父给他取的字,他单名一个鹤字,只不过弱冠后大家都叫他缚明,欢哥儿这个乳名也只有外祖父这样的长辈还会叫。在软嘟嘟的妹妹面前被叫乳名,真是没了形象,祁缚明忍不住抱怨道:“外公,我的儿女都跟欢妹差不多大了,您怎么还叫我的乳名。”

    “在外公这儿,你跟宝儿永远都是那么点的小肉团子。”贺励好脾气的呵呵一笑,他这把年纪了,难道乳名都叫不得?别说是欢哥儿,就是清欢的乳名宝儿,他也要叫。

    清欢笑起来:“外公想怎么叫就怎么叫,宝儿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贺励疼她疼的跟眼珠子似的,当下就剜了祁缚明一眼,大致上的意思是:学学妹妹!

    祁缚明有苦说不出,只好跟在后头进去了。“外公,舅舅呢?”

    “你舅舅出去给宝儿买糕饼去了,走走走,外公带你去见舅母跟几个堂弟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一代,无论是贺家还是蓝家,都是带把儿的多,因此清欢的出现得到了疯狂的簇拥跟喜爱,尤其是舅母徐氏,接连生的孩子都是儿子,儿子长大成亲生的也都是儿子,她想水灵灵的小姑娘都想疯了!见了清欢喜欢的要命,抱着就舍不得撒手。

    徐氏的父亲是少见的外姓王,未嫁人前徐氏贵为郡主,不过嫁与贺兰潜后,郡主的名头就渐渐被人忘记,大家只记得她是镇远大将军的夫人了。

    她为人贤惠体贴,清欢也很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你舅舅知道你最爱吃天香楼的十八糕点,早早就出门去帮你买了,待会儿宝儿要多吃些才成啊。”徐氏摸了摸外甥女的小脸,感觉还是有些瘦了。“宝儿不如就在这儿住下来,舅母这儿的厨子啊特别擅长做南方菜,一定合你的口味。”

    祁缚明急了:“舅母,这怎么能行呢,太打扰您了,外公年纪大了需要静养,欢妹还是跟我回王府去住。”

    徐氏权作没听见,继续用好吃的诱哄清欢。一时间,清欢成了香饽饽,直到贺兰潜带着热气腾腾刚出炉的糕点回来,这争宠的场面才稍有缓解。

    贺兰潜身兼要职,不像旁人一般自由,对于漂亮可爱的小外甥女一年里难得见一次,如今见了,更是觉得比自己那皮猴般的儿孙好上一百倍,恨不得就将她留下来,不还给大姐跟姐夫。

    清欢虽说跟贺兰潜的儿子同辈,但出生的晚,年纪却和表哥们的儿女差不多大,所以基本上大家对她的态度都是爱抚宠溺,倒是跟几个小侄子能玩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祁缚明深怕清欢要被留下来,用完午膳就迫不及待地拖着人要走,外公舅舅都不让,他用还未曾进宫的理由都没能搪塞住,最后被扫地出门的只有祁缚明自个儿,大学士府的大门就那么轰的一声在他面前关上,剩下孤零零独自忍受寒风吹拂的祁缚明一人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和阳盛阴衰的大学士府比起来,作为清欢母亲外家的靖国公府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几个舅公都上了年岁,比外公年纪还长,听说清欢今儿个不能去靖国公府,居然亲自上门来找!贺兰潜治得住祁缚明,却拿靖国公府的舅舅们没办法,于是清欢又被舅公们带去了靖国公府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