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百零七章 洞房花烛,记忆复苏!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夜幕降临,整座无名岛屿上一片死寂,只有被木屋围拢的空地上,那一簇篝火还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海风逐渐强烈,天空中雷鸣滚滚,气压也在慢慢降低,似乎一场暴风雨即将来袭,乌云凝聚在一起,夜色更显漆黑。

    借着篝火的光亮可以看到,遍地都是啃食后的白骨,凌乱散落在干凅的血迹边,在暴风雨来临前,气氛特别的诡异。

    午后还站在树屋中警戒的男人们,此刻攥着手中削尖的木棍,打量电闪雷鸣的夜空,面色惊恐瑟瑟发抖,跪在地上便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围没有房门,只有草帘遮挡的木屋中,原住民们也没有休息,透过草帘的缝隙,打量空地中的篝火,嘴里面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这种正常的大自然现象,对原住民来说却很神奇,还以为是神灵降下旨意,为唐飞和许一楠的婚礼而祝福,默默祈祷面色虔诚。

    居中最大的木屋内,看过外面的场景,唐飞轻轻放下草帘,在黑暗中摸索到许一楠身边,兴奋的依偎在一起。

    抬手攥住许一楠的手掌,下意识的不停摩挲,任由许一楠把头枕在胸膛,卸掉腕上的针带,面色凝重的放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唐飞自己也不清楚,为何对这个古怪的针带特别在意,想到许一楠对他的称呼,却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由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飞,你在想什么?妈说过了,今天我们举行了婚礼,就能在一起了,不是应该高兴才对?”

    许一楠闻声仰起头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抬手摸上唐飞的侧脸,蹙眉道:“感觉你好紧张,其实我们不该这样!妈都有了孩子,我们也要有一个才行!”

    说完感受到唐飞攀上雪山边沿,呼吸却还是十分凝重,眨眼道:“妈说过,第一次都会紧张,加油,我们能行!”

    唐飞闻言淡然苦笑,收回从雪山上滑落的手掌,枕在脑后摇了摇头,唏嘘道:“我不是紧张,虽然是第一次,但是我有种感觉,对这些特别熟悉!”

    手肘触碰到弑神匕的刀鞘,伸出手去抓在手里,眉锋一挑道:“我是在想,我们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听到唐飞这么说,许一楠本想要求登山的动作顿住,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:“想了这么多天也没结果,现在我们这样,也很好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未必是好事!他们把我们当成神,虽然对那个神字很敏感,可是我想不通,为什么会这些神通?”

    唐飞闻言淡然而笑,死死攥住弑神匕刀鞘,感受着上面的冰冷,凝眉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能够钻木取火,还能带着他们打猎,甚至设下陷阱,这一切是谁教的我?”

    说完拿开许一楠下移的手掌,下意识的夹紧双腿,苦笑道:“我能感受得到,以前的我很强大!但是现在,应该是退化了许多!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很好奇,如果我们真是神,为什么会昏迷?又是怎么来的这里?妈怎么会受伤?”

    “还有呀,不知道你想过没有,这些天来不让我出去,我想了很多,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!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人穿的衣服,和我们的差不多,但是有很大区别,我记得很久以前,好像见到过!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那些衣服,是神从海里赐予给他们的,如果真是那样,神灵为什么只有我们三个!”

    被唐飞这么一说,许一楠彻底来了兴趣,干脆舍弃下意识的挑逗,撑起身子坐起来,看着四周的黑暗,止不住的叹息。

    解下来身上的罩,递在唐飞手里,反握住唐飞的手掌慢慢揉捏,蹙眉道:“而且我们都爱着对方,这份爱是怎么来的?其实我也有感觉,对你的身体特别熟悉!”

    说完迷惘的眨了眨眼,蹙眉道:“另外有一件事,我一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