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结局【二】【终章】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至于叽叽为何会流落到天玄大陆这等低级位面这个问题,

    这一点,显然难以理解,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叽叽拼命地指手画脚,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,云扬这才摇摇头:“既然你自己也糊涂,就不用说了,我理解了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明白你是糊涂蛋了。

    叽叽沮丧的低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说不明白。

    对啊,自己是凤凰,是神兽,为何却流落到了天玄大陆那么低级的位面?

    这也太……不说别的,爹娘也太不小心了吧?

    但它却不知,云扬是真的理解,真的明白,天玄大陆玄奇多多,又岂止一个叽叽,不是还有九尊兄弟,还有自己,哪一个的跟脚又等闲了!

    云扬越来越笃信,自己的身世不明,父母不知,背后另有因由!

    云扬抬头,满眼尽是淡定地看着面前的凤皇,轻声道:“凤皇陛下,天意莫测,天机更是诡谲,你的打算,注定是要落空的了!”

    凤皇哼了一声,却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因为,现在云扬的身上传来的气息,让他感觉浩如烟海,不可捉摸,似乎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重天地,又或者是天地神明,高深莫测,高不可攀……

    他谨慎的退后一步,沉声道:“是么?”

    心中却在嘀咕。

    刚才云扬一闪身拦住自己,自己竟然没有看不清楚对方的来往轨迹,云扬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怎么出现的!

    就算自己刚才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投放在那头雏凤的身上,却也不该疏忽至此啊!

    除非,除非是云扬的实力已臻与自己同一级数,甚至更高的层次,才能让自己不察!

    刚才那一瞬……云扬给自己的感觉是,亘古以来,他就一直站在这里没有动过,只不过是自己飞过来,撞到了他面前一般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感觉?

    这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还是云扬么?

    明明在半刻钟之前,他还不是我的对手,近乎不堪一击,全凭多件神器法宝才能跟自己周旋啊!

    但是现在,我面对他,竟然由衷地感觉到了自己渺小,弱小得不成比例!

    凤皇皱起眉,突然以试探的口吻为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是云尊???”

    云扬呵呵一笑:“你以为呢?凤皇陛下不是妖界第一智者吗?难道,分不出本座真假?”

    凤皇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扬,感受着云扬身上恢弘如山,浩瀚如海的气势,脸色一点点的变得难看,很难看。

    此时,他有一种梦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前一切,都充满了不真实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云扬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,与之前判若两人,用差天共地都不足以形容!

    而这一切,就在自己眼前发生!

    他充满了警惕与怀疑的目光注视着云扬,半晌后心中才浮现出一个念头:难道,云扬使用了什么燃烧生命潜能的秘法?以摧残自己的方式,将修为提升了起来?达到当前这般足以威胁自己的程度!

    若是如此的话,云扬必然不能持久!

    任何透支秘法都必然存在无法持久的缺陷,更何况还是如云扬这般,不过片刻之间,便判若两人的巨大实力提升。

    凤皇原本惊疑不定目光重复凝实,且愈发犀利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甚至露出了满是自信的笑容:“云尊,不知道你这种状态,能维持多久,一炷香,一盏茶,还是百息时间,又或者是更短?”

    云扬淡淡道:“这个可不好说,新晋妖皇陛下何妨亲身一试,实践才出真知,你的猜测,我的回答,能做数吗?!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试试的。”凤皇长啸一声,身子腾空而起,在半空化回本体,随着轰的一声响动,他的身体再现庞大到了将整片天空都盖住的恐怖地步!

    虽言一试,但凤皇并未托大,当前状态乃是凤皇的极致威能发挥!

    不但催动了全身极限修为,更加上灭世策的力量,总之就是全部威能力量修为,尽数被他调动了起来,这一刻,空中的炙热程度,几乎是青天也得被烧破一个窟窿!

    承载了如此巨量威能的身形,自然庞大到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。

    在在场旁观者的目测里,此刻的凤皇身形,几乎比得上之前血魂山一般的雄伟硕巨!

    单只是一颗眼珠子,就已经比得上地面上的一座小山大小,在空中盘旋之瞬,径自口吐人言:“云尊!实力暴增如你,何吝与我最终一决,定鼎此次决战战局!”

    邀战之声未落,他的身子,已然俯冲下来。

    炽烈无比的涅槃天火,亦呈现出前所未见的威势,宛如为凤皇助威一般,猎猎燃烧地跟着其一道往下冲来。

    周遭观战者,即便是圣君四级巅峰强者,此刻都倍觉压力,呼吸不畅。

    毛发为之蜷曲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凤皇距离地面,还有数千丈之遥!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放任凤皇这般的冲下来,这一片战场上的所有生灵,无论人族妖族海族,尽都要付之一炬,化为飞灰,能够侥幸存活的,估计也就有限的那么几个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击,极限威能!

    威力,连凤皇自己也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云扬长啸一声,拔身而起,不闪不避,正面迎接凤皇极限一击!

    而随着云扬的身形升空,整副身子开始急剧壮大,眨眼间已经化作了山岳一般的巨人,手中天意之刃,也首度化作了万丈长锋!

    云扬以顶天立地之姿,虚空而立,一刀悍然挥出。

    这一刀甫出,即时鬼哭神嚎,无边天地,都在这一瞬间尽数聚拢到了一处,归于一片混沌,而这口刀,便是混沌之中最最闪亮的闪电!

    又或者说是,混沌之中的唯一光亮,将无边混沌,一刀劈开!

    此招正是云扬最新领悟的天意之刃第八招后一式。

    面对凤皇汹汹来势,云扬毫不犹豫地直接动用了这一招。

    刀开鸿蒙!

    这是分开苍天大地的一招,也是彰显人类起源的一招!

    相关亘古之初,盘古破鸿蒙,自此开始清浊两分!

    浩瀚刀光照亮长空,闪耀了大抵,浑浊天地,宛如真的被一分为二了!

    凤皇一声惨嚎,两边极端碰撞,他的半边翅膀被云扬直接切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意之刃之前接连狂砍数千刀都还无法伤害的身躯,现在还是同样的一把刀,就只是一刀之间,却已经是将整片遮蔽了天空的翅膀尽都切了下来!!

    随着一翼离体,无边血雨倾盆洒落,只是血滴还在半空,就已然化作了一滴滴琉璃一般固态形状的火焰。

    叽叽见猎心喜,飞蹿而出,化作了一道极速流光,这些血液尽数啄食鲸吞,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那向着地面掉落的巨大翅膀,也被云扬挥手间,收入进了神识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放任这片翅膀掉下去,若是真掉下去了,下边的观战者,尤其是九尊殿的弟子们,只怕要死一大片。

    圣人强者已经拥有滴血重生之能,境界修为更进一步的凤皇,又该拥有什么玄奇的威能呢,最起码的,将掉落的部分躯体,化作分身应该不难吧,若是这半边翅膀,变成了一尊凤皇分身,乐子只怕就要大了,还是将之收入神识空间之内加以镇压为宜!

    毕竟随着云扬生生不息神功突破至第八层,神识空间还有绿绿的级数也随着而增,足以镇压凤皇的躯体!

    云扬一个闪身,无须刻意撕裂空间,却亦如无视距离远近一般的踏破虚空,径自来到了凤皇左近,轻轻一掌,正整拍在凤皇的前胸!

    五行之力,猛然间极限爆发!

    凤皇一声闷哼,巨大的身躯被打得在空中连连翻滚,一路翻滚出数万丈之外。这次才将一口鲜血,好似瀑布一般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鲜血内中,还有无数的内脏碎片!

    甚至,还有一些晶莹闪亮,散发着浓郁能量波动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内丹,凤皇的内丹!

    凤皇的内丹,竟然被云扬轻轻一掌震碎!

    凤皇庞大的身体,突然在空中消失,云扬动念欲追之际,却见面前空间一阵闪烁,重新化作人形的凤皇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一身皇袍,但是却是缺了一边肩膀。

    但他卓然站在空中,却仍旧雍容华贵,风采过人。

    甚至于,他的嘴角都没有血迹。只是脸色稍微有些苍白,丝毫也看不出身受重创的样子!

    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着云扬,良久良久之后,才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云尊,你果然是天选之人,原来你才是天选之人!”

    他怆然笑了笑,慢慢的说道:“数万年的谋划,一朝功成……却是在你成长起来的时候发动……就这么输在你的手里,是天意,朕纵然不服,更不甘心,却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云扬笑了笑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现在的自己什么都不用说。

    现在不过是凤皇在最后时刻的倾吐而已,所有人,包括自己在内,都只需要做一个安静的听众就好。

    凤皇沉默了片刻才道:“你是如何做到的?我不希望一切尽为天意,给我一个走得安心的理由!”

    云扬缓缓道:“你此战之败,有内因,有外由,有你之疏忽,也有我之侥幸,但归结起来,大抵不过就是,在这一场大战之前,我就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!而与你这一战,许多的内因外由,综合到了一起,促成了我突破的契机,需要我详细说明吗?!”

    凤皇微微一愣,随即恍然一笑,道:“原来如此,本该如此,正是如此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云扬淡淡道:“还有……你的计划虽然全部成功,但是最后……你却也是众叛亲离,孤家寡人。那些与你一起打拼的兄弟,到现在,还有几个?”

    “凤皇,我们人类讲究初心,讲究不忘本。而你们妖族,难道就可以漠视这些最珍贵的感情么?在你倒行逆施的那一刻,已经注定了你的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凤皇有些怆然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缓缓转身,注目于空中犹自化身流光,还在点滴追逐自己流下血液的叽叽,眸子生出中有说不出的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再看看地上的满目疮痍,无数呆呆站着,看着空中的人族妖族海族,眼底掠过了一丝失落。

    他略带几分感伤意味的说道:“当初,你刚入妖族,我就发现你的身上似乎有我分身的气息……那时候我就猜测,我分化而出的分身,失控的分身,应该就是为你所你灭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就猜测,你是天命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在玄黄的分身暗棋,也因你而破。我更加确信,若不能尽快完成大计,恐怕妖族将会会毁灭在你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灭世策前夕,你的修为一而再的突飞猛进,到了圣人层次,乃至此世极峰,朕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。”

    “紧锣密鼓,抓紧时间不顾一切的发动,便是为了要抢在你的前头,拥有超越此世绝巅的实力修为。但却怎么也想到,人算终究不如天算,到底还是没有抢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天意,这就是天意!”

    凤皇哈哈一笑,道:“我筹谋了四万三千年的惊世大局!只为了一统天下,一靖玄黄,将人族妖族,此世生灵尽数纳入我妖族的管辖之下!”

    “唯有达成这个目标,我才能够借助灭世策的力量,臻至更高级数,达到超越此方天地的层次,我才能超脱此世,跨越星空而去,寻找我的族群,这是一桩功绩,也是一份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更是我们凤凰一族,数万年的夙愿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,最终还是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“凡间生灵,不该与天相争,更不该违逆天意啊……”他的眼睛看着云扬手中的刀,眼神中尽是羡慕之色,道:“听说,你这把刀叫做天意之刃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一生都在致力寻求天意大道,一心想要被天意眷顾;但是等待我的,居然是一口天意之刃!”

    “我的半边身体,一颗内丹,肆万伍仟年修为,尽数都毁灭在天意之刃之下!”

    “人与天争,自取灭亡,此言不虚也!”

    凤皇仰天长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造化,这便是造化!这就是苍天呐!!”

    云扬默然片刻,问道:“凤皇陛下,若是最终在你手中统一了玄黄,你会如何?灭绝人族么?”

    凤皇惨然一笑:“现在再说这些,又有什么意义?史书后世只对胜利者有意义,吾纵然再有宏图伟愿,无边志气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他出神半晌,终于道:“但你既然问道,说说却也无妨。毕竟是你击败了我,我将陨灭于你手;你有这个资格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打算,统一玄黄之后,人族还是人族,妖族还是妖族。纵然血魂山会因灭世策的伟力而不存,但臻至更高层次的我自然会为人族和妖族另设一道界限;当然,在我的统治之下,妖族会得到更加宽容的生存氛围,却又绝无意灭绝人族,甚至连打压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人与妖终战这个问题,许久前我就跟狐皇还要猫族白衣讨论过,我们三人的意见完全一致,人妖共存,相护制衡才可能长治久安,而于我而言,还有更深一层的想法,人类之中,有人曾经成为过这片天地的主宰,那么就是这么天地的宠儿,为天意所钟。我若是灭绝人类族群,必然会遭天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“而吾靖平玄黄之后,会给予彼此相对的和平,令到两族为了生存下去,变强之心永远不熄,互相抗衡……而在这种制衡过程之中,必然也会有无数天才脱颖而出,缔造出新的传奇。”

    “当这种相互促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,这片大陆必然诞生新的星空强者,甚至不止一位两位,而是许多星空强者彼此辉映。而到了那个时候,我身为统一之人,必然会成为这片天地的领袖,万世之光。”

    “随着越来越多的星空强者从这里走出去,而这些人,都曾是我的子民,我的属下,我未来称霸星空的基础!”

    “我将带着他们,先回归凤凰族群,然后征战诸天万界,一直征战下去!”

    “至于征战到什么时候,自然就要看我会在什么时候身死道消,到了那个时候自然告一段落!若是我能一直活着,一直变强下去……那就是我或者是彻底征服所有诸天世界,又或者是自开世界,创造天地,达到君主大人那样的终极强者!”

    “也唯有到了那个时候,我才有资格一会君主大人,面对自此世崛起的传奇神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告诉他,虽然,您的意志被我违背了一些,但我终究还是走到了现在的位置。我还会告诉他,您当初将妖族放逐在万妖原这等地方,是您的偏心,也是您的错误!”

    “因为妖族,也是可以走出来,我以现实佐证此说!”

    “在此之后,我或者还会与君主大人一战,挑战这个久远的传奇神话!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败了,再无他说,败者任何言语都是虚妄,没有意义!”

    “但若是我胜了,我则会告诉他,胜者拥有制定规则的权力,往昔如是,现在仍旧如是!”

    凤皇看着虚空,满眼怅然却又向往的说着。

    似乎已经走在了他所想象的世界里,向着最终的目标前进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四万多年漫长岁月,只不过是我的起点,我的基石。我算尽了一切,算尽了人心人性,算尽了机谋智计,算尽了天下,算尽了生灵,即便是你这个变数,本来也还在我的算计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,千算万算,不及天算。再怎么智谋通天,再怎么周密布局,终究只是天地之间一只蝼蚁!”

    凤皇凄然摇头:“妄言算尽天下,终究不免倾覆于天命之下,我的最大败因,不过天运!”

    云扬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对于面前的凤皇,云扬心底始终有一份隐隐的佩服。

    便如当初的年先生,盖世修为,心计无双的年先生。

    深谋远虑的布局,操控天下的智谋,拨弄风云的能力……

    数万年苦心筹谋,计谋算尽;心,固然偶尔会软的下去,但只要能狠得下去,任何事情,能够执念万年,此志不渝!

    如此人物,又岂止是枭雄,奸雄,该称之为一代盖世豪雄,半点也不为过!

    甚至,已有称谓词汇远远不能形容。

    只可惜。

    正如凤皇自己说的那句话:天意如此,天运不及!

    换在任何人的视野,数万年的筹谋,怎么可能会比不上一个修炼了二十余年的人?

    这根本无法想象!但却偏偏就发生了!

    而且还是在凤皇已经急疾应变,得成凌驾于此世之上伟力的当下,若非天意如此,天运如是,岂能如此?!

    “乱世造英雄!”

    凤皇淡淡的笑了笑,道:“我一直以为,我是这乱世之中最闪亮的星辰,自以为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,一应人事物,一切尽都算无遗策,却忘记了,天运乃是任何智者都无法掌控的物事,更加没有想到,天意给我的定位,不过是衬托明月的暗星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着云扬:“云尊,你想要如何安排妖族呢?”

    云扬笑了笑,道:“与你的做法差不多,不过应该会比你更温和一些。而且……我会在这片天地,重新制定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重新制定规则?天地规则?”

    凤皇眼睛猛的亮了起来:“你已经到了这等地步么?”

    云扬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凤皇看着云扬,眼神首度显出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毕竟云扬当前所拥有的,正是凤皇梦寐以求的境界,自己苦心孤诣四万多年,对方轻而易举的得到了!

    “天意何止弄人,端的不公至极,人算不如天算,吾数不及天数啊!!”

    凤皇哈哈大笑,笑声凄怆至极。

    随即,他又将目光落到了叽叽的身上,眼神突然变得炙热,他并不回头,就这么死死的看着叽叽,口中说道:“云尊,你可知你这一战,胜来不该如此简单,就算你的实力已经在我之上,若吾处于自我巅峰状态,未必没有机会跟你拼个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云扬点点头:“刚才一击得手,我就已经有所感应,在我突破之后,对于此役已有必胜信心,却也没想到能如此轻易的得手,这其中尚有我遗漏之处吗!”

    凤皇苦涩的一笑:“天运是任何智者都无法掌控的东西,我不为天意眷顾,而君为天意所佑,自然会有无穷助力,连吾心心念念,梦寐以求的纯血凤凰,竟早就成为了汝之宠物,更在之前与我纠缠之间,非但为你争取到了时间,更吞噬了超过十一之数的涅槃元火,若非吾太过心切凤凰纯血,甚至有觊觎垂涎之心,一则你未必来得及突破最后瓶颈,二则我若不失那十一之数的涅槃元火,此役不至这般轻易,端的时也运也命也,吾在此求你最后一件事情,望你一定要允吾。”

    云扬恍然道:“原来竟是如此,有什么事你尽管说,只要是我在我能力范围之内,自会斟酌。”

    云扬一直都怀疑此役怎会胜得如此轻松,简直就好像是在开玩笑一般,原来竟是凤皇的涅槃元火被叽叽吞食了许多,造成实力大损,突破之后的云扬比之凤皇本就大占上风,凤皇再损许多底蕴,令到强弱之势更形悬殊,这一战草草了结,也就不难理解了!

    “你的这头凤凰,虽然是凤皇纯血,但现在仍旧只是幼生期。距离当真生长完全,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。而他之所以被你得到,很可能是因为远古凤凰族群的一个故老传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传说就是,每一任神圣凤凰……都需要自己找到自身护道之人。凤凰涅槃,是需要有人护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每一颗凤凰蛋问世之余,自带大道轨迹;而这大道轨迹,会将这头凤凰随机穿越诸天万界的彼端,送到他的主人,或者是护道者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这大抵就是他出现在你身边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而神圣凤凰的护道之人,多半亦是天命之人。最不济,也是天选之人子。所以,无论如何,神圣凤凰的成长,都会很顺利,哪怕他的护道之人中道夭折,难达彼岸,但那也必然是在神圣凤凰成长到相当地步之后……也就是完成了最初阶段的护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纯血凤凰一族的天赋气运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确认了他的身份,我已经明白我将会失败,但我最后还是想要尽力一搏,与天一争,因为我已经超越此世绝巅,纵然是天选之子,我也可能扼杀!”

    “而只要我杀了你,我便会成为此世的天命之人,连那头凤凰,也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,口中之食!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终究没有争赢天命。你的这头凤凰,在成年之后,迟早会返回其族群的。”凤皇炙热的眼神看着叽叽:“不知能否让他带我去看上一眼,了无心愿!”

    “了你心愿,带你去看上一眼?”

    云扬大是疑惑的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现在的凤皇,其真实状况可绝不似看起来那么安然无事,而是已经到了随时可能陨落的边缘。

    由于云扬对凤皇当前战力修为评价极高,刚才已经是鼓足全力施为,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,实则却是凝聚了天地水火风雷五行交融的极端之掌,更兼打了个结实,已经将凤皇的元魂,内丹,肉身,神识,尽数摧毁殆尽。

    现在之所以还能对话交流,不过是最后的一口元气在支撑而已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答应,他又怎么可能去得了?

    “无须质疑。”凤皇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会用我之一切,来成全你的凤凰,让他成长得更快一些……而我的交换条件,仅止于保留一丝真灵,只留看上一眼的微薄之力,我只要求,去看一眼,了却夙愿。”

    云扬犹豫了。

    他显然是在担心,自己一时的犹疑,会否留下遗患呢!

    凤皇若是真的得到了保留一丝真灵的机会,进入叽叽体内,那万一成长到一定地步之后,会否最终夺舍叽叽呢?

    云扬对于凤皇的分身之道,元神之法可以忌惮万分,这可不是没有可能,反而是大有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就在云扬决意拒绝凤皇这一最后要求,免除后患的时候,却见叽叽好似飞一般的冲了过来,在云扬面前扑扇翅膀:“叽叽,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云扬皱眉:“你是说,这……可以?”

    “叽叽,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叽叽又是好一段的长篇“叽叽”,急促促的想要表达着什么。

    所幸云 -->>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