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 厕所怪谈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sp; 厕所里除了我之外,一个人影也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我之前明明听到有人走进来,进了里边的隔间。

    厕所的换气窗早坏了,锈迹斑斑,没有人能从那儿爬出去,话说回来,干嘛要从爬厕所的窗口?后边除了一堵墙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件咄咄怪事让同桌的话再一次回响在我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听说有学生在旧厕所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2

    一个大活人在厕所消失无踪,给我带来的惊讶多过恐惧。我没有耳聋眼花,的确有人进来了,那么他到底是如何消失的呢?出口就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我醒悟到这几乎是一个经典的密室案件。

    推理和解答,这是所有喜欢逻辑的人都会沉迷的游戏。

    逻辑慎密的人,通常在数学上拥有天赋。毫不客气地说,我的数学成绩很好,也十分喜欢奥数题目和本格推理。

    这是我挥所长的绝佳场所。

    我开始搜索厕所隔间,将它们的方位烙印在脑海里,像福尔摩斯和《毛格街血案》里的杜宾那样研究水泥地面和墙上的痕迹。然后在倒数第二个隔间里,现有人用烟灰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写下了这么一句话:

    “不要把手伸进狗的嘴巴里。”

    字迹很潦草,有一段时日了,被苔藓断断续续遮挡了大半,若不刻意寻找就不可能看到。

    我按照如厕的姿势蹲下来,点燃香烟。

    失踪的家伙穿着球鞋,鞋底是胶钉式的,还带着草屑,很可能是刚踢完球的学生。

    失踪前出惊叫声。

    按照声音判断,碰到的应该不是恶心的物事,而是真的令人惊讶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思绪顿了顿。

    我忽然意识到,人会惊叫,除了吃惊之外,还有一种情况,那就是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回想那叫声,没错,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我吸着烟,低下头,就在我蹲着的地方,鞋印消失了,不过却留下几道淡淡的泥痕。

    他跌倒了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思考方向,我叼着烟站起来,试着模拟他走进来的样子,跌倒的方位,以及跌倒时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的脚向前滑了一下,身子向后倾倒,这样跌倒的人或许会想抓住些前方的什么,或者向后撑住身体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是向前还是向下,或者是向上?

    我弹落烟灰,抬起目光,头顶上方,在遍布蜘蛛网和尘埃的阴影中,似乎有个奇怪的图案。

    啊,这就是我一直忽略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想着,努力睁大眼睛,想要瞧出那是什么图案。

    图案的一部分像是眼睛,从上到下一共有三对。

    我的头脑中浮现出当时的影像。

    那人急匆匆走进来,滑了一跤,想抓住什么稳住身体,但还是跌了个四脚朝天,仰躺的身体让他看到了那三对诡异的眼睛图案。

    然后惊叫起来?

    不对,还缺少什么必要的关键。

    他的手。

    跌倒时是朝向哪儿的?

    三对眼睛?

    我的手臂自然而然抬起来,指向那三对眼睛的图案。

    忽然脑中闪过一句话:

    “不要把手伸进狗的嘴巴里。”

    头顶的诡异图案猛然亮起红色的光芒,红光宛如血液般沿着流转,完整的图案突破蜘蛛网、尘埃、苔藓和阴影的封锁,清晰地倒影在我的眼帘中。

    那是狼,或者犬,但是现实的狼犬并没有三对眼睛。

    诡异的恶犬咬着十字架,三对眼睛充满血色,狠狠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它似乎是有人性的,它裂开的唇,露出的利齿,就像是在嘲笑。

    似乎下一刻,它就要朝我扑来!

    不要把手伸进狗的嘴巴里。这句话回荡在我的脑海里,黑暗的浪潮瞬间淹没了我的视野和知觉。

    黑暗退去前,我的意识并非一直清醒着。

    就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但实际流逝的时间或许并不是这么多。

    一旦醒过来,脑袋就迅恢复了清醒状态。

    就像一道清晰的直线,中间被人用橡皮胶擦去,留下黑乎乎的一块。

    我醒来时现自己仍旧在厕所里。

    我躺在瓷砖过道上,这里的瓷砖擦得光可鉴人。

    没有氨臭,也没有恶心的尿痕和苔藓。

    光鲜华亮。

    吊顶明灯。

    不是学校的厕所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?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还记得昏迷前生了什么事。失踪的学生,谜样的留言,诡异的红光,六只眼的恶犬。

    不要把手伸进狗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我朝六眼恶犬伸出手,但若要说是伸进它的嘴巴,更像是被它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真的被咬了。我的灵魂正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那个失踪的学生,他也在这里吗?

    站在陌生的地方,我没有丝毫的恐惧,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,也感到十分讶异。

    我的理性正在挥作用,感性却龟缩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逻辑是理性的。

    因为昏迷产生的空白,我的逻辑产生死角。

    我想知道自己身处何地。

    于是,我走出去。

    厕所外是走廊,一侧是排了号的房间,一侧玻璃拖窗。窗外阳光明媚,绿色的茵毯,矮小的树木,有一个小池塘,泉水从人鱼石雕肩膀上的水瓶中流出,树荫下设有长椅,还错落着一些单杠,沙坑,秋千和跷跷板之类社区游乐设施。

    温煦、宁静、祥和——本应可以从这里找到如此之类美好的词汇。

    然而到处都是人类的尸体。

    被挖开的泥土,干涸的血液,散落一地的残肢断臂和内脏。

    就像被横扫过的战场,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。

    充斥五官的景象和气味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所能目眺的更远方,半毁的大楼裸露出钢筋结构,淡淡的黑烟四处飘散,莫名的黑影在房顶跳跃,如同游荡在水泥森林中的妖精。

    很奇异的,我没有丝毫恐惧。

    我的理性正在挥作用,感性却龟缩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逻辑是理性的,它在我的耳边轻声细语。

    这里是末日的屠宰场。

    死者的咆哮清晰传来。

    围绕这片土地的砖墙很高,大概有两米,扎在墙顶水泥中的碎玻璃在阳光下闪闪生辉。出入口是一扇五米宽的花式栅格铁门,正紧闭着。一辆越野车停在门外的马路上,露出黑色的后箱。

    一群衣衫褴褛,干枯丑陋的家伙们在铁门外游荡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失去半边脑袋,胸膛被剖开,内脏拖了一地的人,都不可能还活着。

    他们,不,它们,是一群行尸走肉,复活的亡灵。

    丧尸——

    最形象的称呼。

    真是个可笑的场景,就像在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我点燃了香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无论是花园还是门外的马路,都没有活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一处废弃荒凉的机构。

    只剩下异样的寂静。

    令人心跳加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人在这里吗?不知道。

    丧尸在门外徘徊,它们潜伏在这里吗?或许吧。

    我沿着走廊一直向前走,这里是三楼,门牌号一律以三打头,所有的房间都关闭着,我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在走廊中部有楼梯,阶梯旁是盘旋的斜坡。我在设施完善的公共场所见识过这样的结构,斜坡是给轮椅用的。

    这里像是孤儿院或者养老院。

    楼梯口有一个常备性的消防柜,我脱下外套包住肘部,用力击碎玻璃,将消防斧取出来。

    楼上传来犬吠声。

    bsp;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