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5.第 35 章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购买比例不足百分之五十, 二十四小时后显示正常。

    老太太更是拒绝得简单粗暴, 面无表情地说:“不去!看什么看?昨日玉儿大喜,他是什么表现你们可都是清清楚楚。按我说的, 你们都不必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父亲那边……”贾琏犹豫了。他们父子可是说好了的, 跑一趟给他三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贾琏房的银子都在王熙凤的口袋里, 花用被管的死死的,自己穷的响叮当, 月例根本不足够他去外头花天酒地,不得不想办法瞒着王熙凤赚点小钱。

    贾母冷哼道:“从我肚皮里生出来的,我还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?想看热闹,让他自个儿去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倒也无妨,不过这样传到外头对宝玉的名声是不是有些不好。”贾琏没有死心, 继续尝试说服老太太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悔得要命, 早知道就不巴巴跑来找人了。这下子好了, 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就要落入口袋, 可就因为自己的多此一举飞走了。

    “玉儿这孩子往昔受了太多罪,好不容易和常人无异了, 我不希望他去官场累死累活,只盼着他快快活活、平平安安一世,做个富贵闲人即可。而且你觉得他的名声还能更坏吗?”

    反正她的宝贝孙儿不是凡人,与其给皇家卖命, 倒不如快快活活来凡间享受一场富贵, 带着美好的记忆回归天界。

    便如朝代时有更迭, 盛极必衰,物极必反,是千古以来的真理。荣国府的没落是注定的,就算不是现在,也会是以后。

    她老婆子早就看开了,所以,何必辛苦她的乖孙为了身外之物委屈自己不快活呢?

    琥珀旋即补充道:“琏二爷大可放心,近年来府里下人口风严紧张,绝对不会有不利于宝二爷的闲言碎语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贾母微微颔首,凉凉瞥向焦急不安的贾琏,等待着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贾琏已无话可说,抬眼对上她老人家的眼神,在心里给自己摸了把冷汗,忙赔笑道:“都听老祖宗的。”

    鱼儿听着他们谈完了,可怜巴巴望着贾母的眼睛道:“祖母,我想到外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贾母心坎一软,眼神满是怜惜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鱼儿的脑袋,理解地说道:“我可怜的玉儿,幼年健康时,因着年级太小没出过府。年纪大了一些,整个人却浑浑噩噩的,不方便出去。根本没看过外面的世界。琏儿你且推了今日的庶务,陪同玉儿去外头好好看看耍耍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朝贾琏招了招手,将他唤到近前来。“你弟弟心如赤子,什么都不懂,到了外头多看顾着他些。这是你们今日的花用,玉儿看到了喜欢的,你尽管给他买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,鸳鸯抱着一个锦盒从里间缓缓出来。贾母从锦盒里取出一叠子银票,交予贾琏手中。

    贾琏捏了你银票的厚度,眼睛蓦地一亮,满脸带笑地点头。“晓得了老祖宗。”这一叠得有几千两吧,即使他昧下了一部分,谅宝玉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家里的母老虎管的紧,许久不曾到寻芳馆快活了。左右宝玉出门有小厮看护着,出不了事。不若趁此机会,去见见老相好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以老太太为首的女眷们,以鱼儿外出的服饰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。

    可怜的鱼儿进进出出不断地换装,几乎要累成了一条死鱼。

    直到老太太与林黛玉都满意点头,他才终于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穿着挑选好的服饰,鱼儿由丫鬟们精心装扮着,等到他满心欢喜地出门,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出了荣国府,鱼儿宛如贾琏的一条小尾巴,乖巧地跟在他的身后,小脑袋好奇地左张右张望,不时地对路上所见的种种投注目光。

    鱼儿对外界的一切好奇的不得了,甚至连来往的行人都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贾琏偶然回头瞥见,鱼儿盯着街角嬉闹的孩童双目发光,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出了小街小巷,便是人声鼎沸的朱雀大街。小厮茗烟和墨雨紧紧伴随在鱼儿左右,以免他看得太专注,一不小心被人撞到。

    鱼儿闻到了食物飘来的香味,终于舍得从诸多新奇事物移开目光,两只眼睛粘在了街边的小吃摊上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贾琏停下了脚步,眼珠子转了转,流动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鱼儿的肩膀,面上故作焦急。“宝玉,琏哥突然想起有件要事未办。你先到处逛逛,琏哥离开一段时间,很快就回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鱼儿作答,贾琏提着衣摆狂风似的就溜走了。

    “琏二爷您先别急着走,老太太给的银钱可全在您身上呢,您好歹留一半下来呀!”茗烟与墨雨追了贾琏几步就丢了他的影踪,回头想找鱼儿商量着先回荣国府,不料一转身,周围哪里还要鱼儿的踪迹?

    糟糕!走散了!

    宝二爷没出过门,生门生路的,满京城除了自家人谁也不认识。走散了自个儿没法找到回家的路,万一人找不回来了,他们要如何和老太太交代?

    两个小厮急得满头大汗,满大街到处找人。

    无奈今日赶上市集,街道行人不是一般的多,两人翻找了半条街,依然没有发现鱼儿的影子,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人挤人,鱼儿随着人流移动,一晃眼便来到了一处陌生的街头。

    他站在一个小摊子旁边,沈腰潘鬓,霞明玉映。出色的外貌,立时吸引了路过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小姑娘们悄悄打量着鱼儿,暗自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暗处三两个纨绔盯着鱼儿亦是两眼发直,如若不是看着他的穿戴非富即贵,心有忌惮,想来已经忍不住上前调戏了。

    火灼烧得心口发疼,贾探春心里不舒服极了,有心训斥贾环几句,拿他撒气。“你那是什么态度,眼睛不是眼睛,鼻子不是鼻子的。老祖宗您瞧瞧环儿那样子,可要为探春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然而她开口的刹那,鱼儿亦同时挺身而出为贾环做脸。“和大伙儿走散,我找不到回家的路,是环儿带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不可否认,鱼儿是感觉到了贾探春身上传来的莫名的敌意,见她有心为难贾环,故意为之的。

    只听得两人的话音同步落下,顿了顿,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贾探春脸上。这就很尴尬了!

    贾探春的脸色变了又变,青红黑白四色轮着转换,好不精彩。

    这人生下便是来克她的吧,今日对上了他,自己都折了多少回脸面。

    且发生了今日这一遭,往后府里的姐妹和下人在人后,又会如何的议论耻笑她?

    贾探春双脸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设若老太太真给贾探春做主了,那就是打鱼儿的脸。

    一个是命根子,一个感情单薄生疏的庶孙女,谁最重要不是不言而喻的吗?

    果不其然,贾母仿佛没听见贾探春说的那些话,乐呵呵地向贾环招了招手,将人唤来面前。

    老太太拍了拍贾环的手背,脱口称赞道:“乖孩子,今日多亏了你,老祖宗晓得你是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王熙凤为了讨好老太太,毫不犹豫地和她老人家站在同一阵线,扬起笑脸,口若悬河,不间断地说着贾环的好话,同时也不忘间接地奉承贾母和鱼儿。

    随后林黛玉又赞了贾环几句,惜春与迎春不好不开口,顺水推舟,跟在林黛玉后面赞许了几句。

  -->>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