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8.第 38 章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 购买比例不足, 显示为防盗章。

    林黛玉一句话脱口而出,留在外间的丫鬟们听见后顿时惊喜懵了。好一会回神过来,纷纷冲了进来,瞪着坐在床上左瞧右看的鱼儿,不肯眨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贾老太太年老体虚, 当前正值寒冬雪季, 前几日下了一场大雪,老人家不小心受了风寒,

    养了段日子身子倒是好的差不多了, 不过老人家拳拳之心, 怕传染给了鱼儿, 硬是忍着思念不敢过来。

    这两天都是林黛玉过来照看鱼儿的, 今儿个贾母还留在自个儿屋里休养,是以老太太错过了和林黛玉一起第一时间见到大好的鱼儿。

    往后贾母因着这事儿,每每都会扼腕叹息。

    “呀!忘记外祖母今儿个没来。”林黛玉一拍掌,“来个人,快快去请老祖宗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黛玉的话音如盛暑降下的一块寒冰,顿时惊醒了边儿上傻愣愣站着的紫鹃、麝月几个丫头。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告诉老太太好消息。”晴雯第一个做出反应,收回滞留在鱼儿身上的目光,转身蹦跳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麝月忙和众女说:“茜雪你去二太太和二老爷那边说一声,我去通知大老爷和琏二爷, 辛苦碧痕你和其他人, 分别跑一趟家里头的几个姑娘的住所了。对了, 千万别忘记了隔壁宁国府还有大姑娘那边。”

    麝月、秋纹、茜雪几个,原就是在贾宝玉没遭雷劈前就已经伺候在他身边的了,只是都没有花袭人在贾宝玉面前得脸。

    袭人原叫珍珠,是伺候贾母的丫头,后赐给了贾宝玉当贴身大丫鬟。一方面是为了更妥帖照顾贾宝玉,另一方面也有让袭人当他通房丫鬟的意思。若无意外,来日就是贾宝玉的姨娘之一了。

    当年贾宝玉头上顶着各种光环,袭人自是一百个愿意。只是一道雷改变了一切,断送了袭人的青云路。面对披着傻子壳子的鱼儿,一向殷勤的花袭人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,能不在鱼儿面前露面就不露,生怕留下了印象,要和一个傻子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鱼儿来了这里的第二年,花袭人的哥哥说要用银子赎走了她,她没有犹豫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花袭人离府以后,秋纹也有些不安分,贾母看不得这种三心二意的下人,打发了出府。以至于鱼儿身边的大丫头只剩下麝月可用了。

    贾母考虑给鱼儿添加几个忠心的丫鬟,赖嬷嬷知道贾母一向喜爱她家的丫头晴雯,便趁机献给贾母。后头贾母做主又提了茜雪、碧痕,和麝月晴雯一并作为鱼儿的四大丫鬟。

    鱼儿扫了一眼化作一道道风飞奔出去的几女,环视周围一圈,最终视线定格在林黛玉身上。

    他眨巴眨巴眼睛,饱含渴望地瞅着林黛玉讨吃的,像极了一只贪吃的小奶狗。“表妹,我的蜜饯呢。”

    林黛玉支撑不到一秒,就在鱼儿的眼神一败涂地,整颗心软的一塌糊涂,恨不得将他抱在怀里揉揉摸摸。

    “有有有,都有。紫鹃,快去将宝玉的零嘴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诶!”鸳鸯兴高采烈地答了一声,忙不迭掀开帘子去外头桌上取了一碟子蜜饯大枣进来。

    鱼儿两眼直勾勾盯着碟子里散发出香甜味的蜜饯,两指捏起一颗最大最诱人的的。蜜饯大枣与葱白似的两指并立,红褐色映衬着鱼儿的指尖格外玉白,令人产生轻咬的欲.望。

    鱼儿先是凑过去瞅了瞅,继而伸出粉红色的舌尖试探性舔舔,一股清甜的味道传来,很快掩盖里嘴里的药苦。

    尝到了甜滋滋的味儿,鱼儿再不犹豫,一整颗放进了嘴里含着,愉悦地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些年肉身吃的东西,鱼儿尝不到味道,说起来他已有数年未曾真正吃过一口食物了。况且他以前困在海底,吃的大都是鱼虾等海鲜,或者珊瑚海草之类的生食。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吃到人类的食物呢,第一口就入了迷。

    “宝玉,你竟知道我是你表妹吗?”林黛玉脸上是无法掩饰的欢喜与讶然。要知道她来荣国府之前,宝玉的脑子就不妥当了。

    听出了林黛玉的疑问,鱼儿歪了歪头,散落于额前柔顺光泽的发丝轻轻晃动。这一刻,无论是人还是青丝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。

    鱼儿咽下了嘴里的东西,解释说:“我不傻,天天听你们说话,当然知道你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往嘴里塞了两颗蜜饯,一嚼一嚼,左右俩腮帮子鼓鼓的,像只吃着松子的小松鼠,分外可人。

    林黛玉托着下巴欣赏他一脸享受的模样,“你是说,虽然你表面上看起来痴痴呆呆,但是这些年里发生的一切你都看在、听在眼里了吗?”宝玉吃东西的样子真是可爱,想捏捏。

    鱼儿轻轻点了点头,湿漉漉的眸子里流露出几分控诉的味道。“嗯,我还知道你和祖母每日都来偷摸我头发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自己心疼地摸了摸发尾,“还好没有摸折。”他最宝贝的就是自己的尾巴,而排在第二位的便是一头海藻乌发了。

    林黛玉笑容一僵,神情微微赧然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时候,一排匆匆的脚步声从外头传了进来,没让她继续羞窘下去。

    鱼儿与林黛玉闻声抬头,眼中当即出现了鸳鸯搀扶着贾老太太的身影。

    老太太的衣裳和发丝颇为凌乱,站在鱼儿面前的时候还能听到她不算小的喘气声。可见是听到了鱼儿大好的消息,从床上起来,急忙忙收拾一顿,不等整理好就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人呀,脑子没好的时候,贾母是日夜盼着。可多年盼望成真,贾母反倒患得患失了,生怕是在梦中,一碰就梦醒了。

    贾母站在榻前,噙着泪笑着,就是不敢上前碰鱼儿一下。

    鱼儿朝她弯眼笑了笑,眼神光一闪一闪的。“祖母,吃蜜饯吗?”

    泪水模糊了老太太的视线,她张嘴老半天,才脱口而出一个字。“吃!”

    不经他人之手,鱼儿挑了一颗长相最好的,亲手喂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真甜!甜进了祖母心里!祖母活了一把年纪,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蜜饯。”就今天这大喜日子,她就算是吃黄连也是甜的。

    说着的同时,贾母眼眶里的泪水终于决堤而出。

    鱼儿抬起手,用袖子替老太太擦掉眼角,恍如掉线的珠子落下的眼泪。

    祖孙两人的互动流露着脉脉温情,一屋子感性的女子目睹了,忍不住红了眼,背过身悄悄用手绢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林黛玉忽然噗嗤一声笑开了,“哭甚?外祖母守得云开见月明,我们应该笑才是。”

    鸳鸯牵起嘴角笑着说:“都听林姑娘的,好端端大喜的日子,都不许哭,要笑。”

    满屋子女眷挂起了笑脸,齐刷刷地道贺。“恭喜老太太!恭喜宝二爷!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,大笑着说道:“好好好,今儿个你们统统有赏。”

    话分两头。

    茜雪兴高采烈跑到贾政的住所时,刘姨娘正陪伴在贾政身侧,听着庶子贾琚背书。

    说起这刘姨娘和贾琚,那就又要提到当年了。

    自贾政身上打上了天谴的标签,他养在府里的一众门客,开始假借各种理由脱身,没 -->>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