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45.第一百四十五章.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比例80, 若是看不到正文,可能是订阅不够, 或是抽风, 抱歉。  在卫初宴的记忆里,赵寂是个杀伐果断的人,她年少即位,身边猛虎环伺, 因此,做起事情来, 格外的狠,狠到将猛虎也驯养成了家猫。

    前世的赵寂,从不在乎奴役的死活, 她连勋贵都玩弄于股掌之中, 何况是低贱如尘土的奴仆呢?

    卫初宴今日的确是想要借着着同那先生辩论,来给赵寂一点提醒,可是在她想来, 这应当是个漫长的过程, 赵寂此时, 可能也和其他人一般觉得她的言论大有不妥, 毕竟, 有些观念是深植于人们的脑海中的, 旁人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但赵寂偏偏很快便问她了, 好像还很有兴趣的样子, 初宴怕她仰得脖子酸疼, 便蹲下身子,自下而上地望着赵寂。赵寂也随着她的动作低下头,一眨不眨地看着她,同她对视。

    “自是有区别的。”

    赵寂等的就是这句话,她立刻问道:“那为何奴隶也能和牲畜一样被随意发卖、记做财产,为何奴隶也能被随意打杀呢?为何人们杀死奴仆,便如杀死一只牲畜一般随意呢?”

    这些问题来的又快又急,显然不是突然想出来的,恐怕这些已困扰赵寂许久了。初宴有些意外,随即耐心地同她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奴隶自商周时便有了,到得春秋,战乱不断,百姓流离失所,更是有许多做了奴隶,他们有些是自愿的,便如朱弃石朱大人,但更多的是被抓去发卖掉了,不到绝路,没人会做奴隶的。如今,齐朝繁盛,但是奴隶依旧有很多,官奴、私奴,在我朝律法中标明了是官府、私人的财富,的确可以由主人随意处置。因此,大流之下,许许多多的人不将奴仆当人看,这不假。主子要晓得,奴隶的生死不是系在自己身上的,而是系在那纸卖身契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世人的观念、官家的律法所决定的,殿下不必存疑。但也不要将这些当做常事,以卫家为例,虽然卫家奴仆众多,但很少发生打杀之事。奴仆犯了错,会受罚,这是自然的,初宴儿时顽劣,犯了错也会去跪祖祠。但是若说随意打杀,却是很罕见的,不是犯了大错,哪家的主人会杀害奴隶呢?卫家不会,其他的勋贵家也不会。殿下许是看了一两个,便认为其他人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,赵寂不是应该在宫中长大吗,怎么会见到这些?万家也不似暴戾人家呀。

    “不会随意打杀吗?”

    赵寂也是一怔。她见宫里常有受罚的奴才,便认为在民间也是这样的,哪个奴隶犯了错,便会被拖出去打一顿,遇上主子不顺心,被打死的也有。

    如她的二皇兄和三皇姐,就打死过不知多少奴才,听高沐恩说,他们还常拿人做猎物来围猎。

    怎么民间不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“不会的,奴隶也是财物,打死了便等于损失了一笔财产,怎么会有人拿打杀奴隶当做常事呢?”

    但是,若是生性暴戾顽劣,以打骂奴仆、甚至杀人为乐的人也不是没有,前世卫初宴见过许多这样的人,但这些还是不要同赵寂讲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为什么又说奴隶和牲畜有别呢?”

    赵寂给她说的更加疑惑了,既然奴隶是财物,那么似乎和牲畜也没什么区别。除了民间不随意打杀奴隶这一点外,她看不出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。奴隶也是人呀,主子。他们会说话,会思考,亦会照着主家指配去做事,上进的,若能得到主家赏识,或是自己赚够钱财,还能脱离奴籍。这便是奴隶和牲畜的区别了,奴隶的根本是人。今日在学堂里,那些学子却完全将奴隶看作牲畜,他们不愿与作为您的“奴仆”的我一同念书,便是因为他们觉得被侮辱了,就连教书的先生,也将此视作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初宴想要纠正的,便是这个。那先生话语里的意思太过轻贱,她无法赞同那先生的说法,也担心这种说法将赵寂带偏。

    “奴隶二字,牵扯了太多东西。初宴并非说奴隶不该存在,没了奴仆,许多人家都会大不方便。殿下,初宴想求的,是对他们的些微重视。”

    “些微的重视?”

    赵寂把玩着卫初宴的发丝,疑惑地问出口。自下午不小心摸到了起,她就很想再摸摸卫初宴冰凉凉的发丝,现在卫初宴蹲在她面前,正好给了她机会,她抓着卫初宴的头发玩,像是找到好玩的东西一般,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“主子可知道,齐朝一共有多少奴隶?”

    “数十万人总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错了,本朝的奴仆,有数百万之多。 -->>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