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47.第一百四十七章.节制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比例80, 若是看不到正文, 可能是订阅不够, 或是抽风, 抱歉。  书院中多是家境优渥的学子,上学时也常带了书童或是伴读,但先生教书时, 这些地位低下的仆人是不能呆在教室中的, 因此, 在主子们悠闲玩耍的时候, 他们便开始忙活起来,铺设纸张、洗笔研墨,等到敲击竹筒的声音响起,先生要来教书了,他们便会退出去。

    卫初宴接替的, 就是这样的工作。好在她对这一切很熟悉,做起来也并不勉强,白净的手打开赵寂的书箱, 将其中东西分辨一番,铺纸、研磨,动作行云流水一般,自有股旁人没有的雅致韵味。

    赵寂坐在一旁看她忙碌, 依稀从她身上看到了宫中教导皇子皇女的那些大儒的影子, 不由摇了摇小脑袋, 觉得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那日舅舅也说了, 这卫初宴,才学一般,如今她拿卫初宴和当世大儒相比,却是唐突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惯会骗人。

    但是,母妃以前说过,会骗人的人也是有本事的,卫初宴这个样子,骗起人来也很容易令人信服,大约是天生占便宜的那种人吧。

    过得片刻,卫初宴收拾好一切,停下动作,朝赵寂施了一礼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敲竹声正巧响起来,先生踩着这声音进来,开始给学子授课。

    课堂中,便开始有了琅琅的读书声,赵寂跟着学了一会儿,猛然想到,卫初宴也是要读书的,不知她这次出去,是去了丁班还是和那些书童一般,在外面干等着。

    若是在丁班......昨日才被人打过,可见丁班并不太平,卫初宴又是去讨苦头吃么?

    若是在外边......她听说卫初宴此来是为求学,走的这么远,书没念两天,却被她强迫做了婢女,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约莫是发现她在走神,先生犀利的眼神看过来,赵寂的目光和他一碰,随即落到了先生桌边的油亮竹鞭上......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挺了挺腰,赵寂将手放到书页上,同周围的学子一般,认真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,卫初宴并未去丁班,而是站在一墙之外,等着赵寂放学,身旁,几名早已在这种枯燥的等待中熟识起来的伴读正围作一团,窃窃私语,打发时间。而于卫初宴而言,在外等候和坐在丁班听先生上课,其实都是一样的枯燥,但与在丁班不同的是,在甲班外,她能清晰听到从里面传来的读书声。人声混杂,从七八岁的孩童到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,尽皆有之,她偏头安静听着,努力从中辨识赵寂的声音,有时候能成,有时候好几句诗文划过,她也找不到赵寂,约莫是殿下在偷懒呢。

    她听着听着,眼里不由带上了笑意,因她不像书童,也不像伴读,却切切实实在做着书童的活计。因此,也总有书童偷偷打量她,见到她突然笑起来,眼神温柔地望着院中一株还未长大的桃树,似是在看什么令她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生的太好看,眼神又太温柔,令得好些人看呆了去。

    虽然已下过一场雨,天边的乌云却任未散去,反而愈发浓郁起来,到的后头,便如一块黑乎乎的炭,沉沉地挂在天际了。卫初宴站在屋檐的一角下,抬头看着骤然间黯淡下的天色,有些后悔将油伞也给了那人带回万府。

    后悔的情绪才刚起来,瓢泼的雨便落了下来,雨势极大,不一会儿便在地面铺了一层浅浅的水,豆大的雨珠急急坠下,落在水面上,激烈地弹起来,险些打湿了卫初宴的鞋。

    眼里的光芒黯淡下来,回头看了一眼甲班,初宴朝丁班走去。丁班这里,她迟到了,又没带书具,少不得受了一顿罚,但先生打她的时候,班中却无人在下面窃窃发笑,这些人已然知道了昨日王申找她麻烦却被打断了腿的事情,大约当成了是卫初宴做的,此时见到她只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俨然是见到了新的大坏蛋一样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午间放学的时候,因为丁班先生教训了卫初宴一番的关系,耽误了教课的时间,便将时间延长了,是以当甲班放学时,赵寂并未见到卫初宴在门外等她。那场雨之后,赵寂便笃定卫初宴一定去了丁班,因此也不急,而是自己往丁班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果然,到了丁班门口等了一会儿,陆续有学子出来了,她才看到卫初宴自里面走出,见到赵寂,初宴神色稍微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殿下怎么过来了,莫不是怕初宴跑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闲来无事,走一走罢了。谅你也不敢跑!走吧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回府吃过饭,到了下午的时候,卫初宴照旧给赵寂收拾好书桌,正要退出去,却被赵寂叫住了。

    指着自己身旁的一张木桌,赵寂 -->>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