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尾声:风从海上来 (中)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白春雪点了点头,没有问她要去哪里。

    欧阳灿的脸上有一层晶莹的光芒,一扫刚刚的晦暗——这通常意味着,她的心里出现了那个可以驱散阴霾的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低头继续手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欧阳灿毕竟是欧阳灿……她忽然想到刚刚欧阳说今年是他们有着“大大的进步”的一年,对欧阳来说,也是如此啊。

    明年的这个时候,已经吃到欧阳的喜糖也不一定啊。

    她想着,突然就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欧阳灿抬起头来,从显示器上方奇怪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,却笑得更厉害了……

    ·

    ·

    ·

    清早,欧阳灿坐父亲开的车赶往码头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在傍晚之前赶到目的地海域,补给船出发很早。她却因为母亲要把准备好的食物都带上多耽误了一会儿工夫,出门晚了一点。

    路上车子很少,欧阳勋怕迟到,车子就开得很快。欧阳灿心里虽急,也还得不停地提醒父亲“慢点儿、慢点儿、您待会儿自己回去可别开这么快了”。欧阳勋毫不在意地保持着车速,硬是提前了十五分钟到了码头。他停下车来,看了眼那艘不太起眼的补给船,嘱咐女儿注意安全,上船先把逃生须知给念几遍,遇到风浪不要紧张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欧阳灿说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难得休假,这两天放空一下,别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,一点儿用没有不说,也一点好处没有。”欧阳勋又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知道的。”欧阳灿跳下车,把一个大大的背包背起来,拎了一个老大的保温箱,跟父亲摆摆手,又说了句“您回去开车慢点儿”,转身往船上跑去。

    欧阳勋也跟着下了车,望着女儿拎着那个又大又沉的箱子一路狂奔跑到船边,甲板上正在聊天的两个年轻人看到她,主动跟她打了招呼,下来帮她拿了保温箱……他站下来,等女儿回过头来冲他摆手,他大声喊道:“你妈妈说回来那天给你们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灿挥手让父亲回去,见父亲也只是挥挥手,知道他是想等船离岸再走。恰好这时候受夏至安所托照顾她的钱星老师过来,要带她去船舱。她跟父亲打了个手势,就跟着钱老师走了。这艘补给船不大,下面的船舱也很狭窄。钱老师给她带到房间门口,只站在门口给她介绍了下船的情况、救生衣等物品的位置,就道歉说上面还有点事,先离开了。欧阳灿送走钱老师,赶紧把背包和保温箱放下。她惦记父亲,重新回到甲板上,果然看到父亲还站在岸边。

    看见,父亲笑了笑,点点头,往船边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欧阳灿看着晨光中父亲的身影,忽然想喊他一声,可又觉得在这全都是陌生人的环境里,有点难为情,也怕父亲难为情。就在她犹豫的工夫,汽笛响了,有船员撤了跳板,喊了声开船了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昨晚睡那么晚,开船一晃,正好补交。”欧阳勋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爸爸再见。”欧阳灿灿说。

    欧阳勋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船晃晃悠悠开始离开岸边。欧阳灿站在甲板上,看着码头越来越远,父亲的身影也越来越小……船在行进中,速度越来越快,海风吹得也越来越劲,终于冷得刺骨。当城市的轮廓开始模糊,她的手都快冻僵了,才回到船舱里去。

    仅能容得转身的船舱有点局促,她坐到小床上,拿出手机来,用抖抖索索的手按住屏幕,给夏至安发了条语音信息,告诉他自己已经出发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马上回复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收到、有空理她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介意,坐了一会儿,仍然觉得冷,索性拉开被子,钻到被底取暖。

    船行驶的并不算平稳。她躺在床上,能感觉到晃动,不过还没有到会导致人晕船的程度。她躺在那里,看了会儿天花板,从包里抽出随身带的书来。这是一本她看了很久都没有看完的小说,每次有空看的时候都只看到第一章就被打断,下一次想起来重读时早就忘了前面的内容,只得重新再看,到现在为止,这第一章她已经看了好几遍了……夏至安笑她,不知道是不是要把这部分背下来,剩下的没时间看,就可以自己编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呵,怎么会?

    她这回可有一整天空闲,准能把书看完。可是看了没两行,她就开始犯困,不一会儿,就把书扣在胸口,睡起觉来……船不知不觉间开始晃得厉害,她睡得有点迷迷糊糊的,也觉得了。但又困又累,只是不想睁眼。恍惚间听见有人拍门,她应了一声,外面就没有声响了……她翻 -->>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